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修真小說 > 萬物向長生 >

三百七十八、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

    程無常對陳玄明娓娓道來,而陳玄明卻一直心不在焉,眼光始終向程無常身后的倆個翅膀瞟,當他聽程無常說到方正的影像消失后,也沒提到這對翅膀,陳玄明終于忍不住了,開口問道:“說了半天,老弟你這幽冥蝠的軀體哪來的啊?這樣子和唐國的那位法相大能有些像啊?”

    程無常笑道:“王上現在不問,老奴也馬上要說的,不但要說老奴這具新軀殼,還要說我陳國的大造化那!

    王上所猜的沒錯,這幽冥蝠與唐國王族關系很大,其實嚴格的說——本就是同宗血脈的。”

    陳玄明聽到這,眼神從程無常的背后翅膀移動到了程無常的臉上,程無常微微一笑,沖著陳玄明使勁眨了眨眼,說道:“萬象門的手段豈是唐國那些人能比的,老奴這眼睛可不瞎,不像他們唐國王族,有點修為就開始瞽目。”

    陳玄明點點頭,嘆道:“想來也是,太一神教和萬象門都是仙界來客,他們的手段才是正途仙家手段,又怎會造出肢體有殘的軀殼來那!

    不過話說到這,聽你的復述,此事到方教主不搭理顧天恩就截止了,那程老弟這份機緣又是哪來的那?”

    程無常笑道:“教主圣明,可顧天恩可是不依不饒啊,他非要秦夫人再次聯系教主,硬生生的把這份大機緣白白便宜我了。”

    看著陳玄明不解的看著自己,程無常忍著笑,繼續向下說了起來……

    方正的影像消失后,顧天恩沖著方正影像消失的地方長跪不起,一言不發,屋內的氣氛變得很尷尬起來,秦楚楚看看趴在床上的程無常,又看看低頭跪著的顧天恩。程無常一臉無辜,而顧天恩則一臉憤懣。

    秦楚楚走到顧天恩近前,伸手去拉顧天恩,嘴上說道:“顧老,你也是神教中數一數二的元老了,夫君對你這番態度是有些失禮了,但你也知道,他向來率意本性,不拘禮儀,所以,您老擔待點吧。妾身在這里替我家夫君賠不是了。”

    顧天恩徑直跪在地上,卻不肯起來,嘴上答道:“顧某罪孽深重,理當受教主責罰,不是我擔待的問題,是教主不肯原諒顧某的問題。

    顧某還有個不情之請,求夫人再聯系下教主,請教主責罰顧某一人,縱然粉身碎骨,萬劫不復顧某絕無怨言,但別讓魔族孩兒們去考陳國的學識了,這就是等于斷了我魔族于本教中的上進之路啊!”

    秦楚楚聽完這話,臉上強擠出的笑容也消失了,一臉冷峻的說道:“那考什么那?考修為嗎?讓人族修士和金丹遍地走的魔族一起考修為嗎?

    夫君最后的話您也聽到了,沒有絕對的公平!”

    顧天恩仍舊低著頭,半晌應了一句,“我太一神教畢竟是修真教宗,神教要發展,金丹多總強過書生多吧?所以,學宮招收點高修為的人才有何不可?

    人族也有驚才絕艷的修士,魔族也不盡是金丹元嬰大能,我們優中選優不比考些不著邊際的陳國學識要好嗎?”

    此話一出,秦楚楚倒啞口無言了,這光景,趴在床上的程無常反到開口了,“照您的意思,陳國就該舍棄了,神教應該去找有法相坐鎮的通天教和唐國才對!

    顧老,我教典籍里曾提到過一句話——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不知您還記得不?

    要知道,我等陳國一眾,修為雖然低末,但卻對自身有自知之明,不會生出不該有的念頭,這點不知道顧老怎么保證?”

    顧天恩瞪大眼睛吼道:“你這話什么意思,我魔族子弟對神教,對教主忠誠可鑒日月!”

    程無常冷笑著答,“可鑒日月是指什么時候,若是指的以后,如何證明?若是指的以前,也不必證明了。”

    顧天恩沖程無常咆哮道:“你這話什么意思?”

    程無常臉上不喜不悲,一臉平靜的答道:“就是你想到的那個意思。”

    就在顧天恩整個人處在爆發邊際之時,秦楚楚攔住了顧天恩,冷笑著打開了同心玨,對顧天恩說道:“你不服!你冤枉!那你自己跟教主說吧,只此一次,下次你再想說什么,去造化島找教主,不要再來找我了!”

    方正的身影再次浮現,這次他看著地上跪著的顧天恩,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你到底要怎樣啊?”

    顧天恩連忙沖著方正的身影拜倒叩首,嘴里說道:“屬下罪孽深重,求教主嚴加責罰,縱被挫骨揚灰無憾,只求教主憐憫下本界中的魔族兒郎,不要斷送了他們的上進之路。”

    方正的臉色冷了下來,問顧天恩道:“我從未說過你叛教,為何要責罰你?我剛才就說過了——沈千機也未叛教,我們的敵人都是冥皇!你為何就是不信那?”

    顧天恩連忙說道:“不管沈千機在您眼中算不算背叛,他耍弄心機陷您于險地,都是對您的不忠,顧某深以當日與他同流為恥。

    教主覺得顧某沒錯,而顧某卻自己不得心安,顧某求教主責罰與我,就是要向教主表明——本界中的魔族,誓死追隨教主征討諸界,斷無二心。再不會受沈千機之流的蠱惑了。”

    方正微瞇起眼睛,說道:“你能代表你麾下的所有魔族嗎?你讓我處罰你難道不是你麾下的魔族進我的逍遙學宮嗎?”

    顧天恩聽完這話,連連搖頭道:“教主此言差矣,我等只想對教主表明心跡而已,至于進學宮,那不過是想能隨時追隨教主身旁而已……”

    而顧天恩此話一出,方正連忙打斷了顧天恩的話頭,說道:“你當真這么想的嗎?”

    顧天恩對方正抓住這句話不放有些不明白,不過仍舊馬上答道:“句句都是屬下的肺腑之言!”

    方正點點頭,說道:“那好,你若有心追隨我,那這逍遙學宮你便不要去了,你的屬下但凡想追隨我的,都不要去學宮了。”

    方正這話一出,在場的人都楞了,方正環顧了下三人,莞爾一笑,說道:“這次的學宮本就不是我教的產業,所收之人也非太一神教的教眾,那你們想追隨我,又如何能去那?

    當年靈臺界的學宮,是我為太一教眾開設的學堂,而本界中開始打著預科的幌子招收的學生,目的本就不純,是想逼反海家做的手段。

    如今海家歸心,雪國平定,這個學堂開設就沒什么意義了。

    之所以保留,是因為萬象門的李、墨二位首領,覺得我教你們的那些學識有些用處,想讓我傳授給他們的門人,才留下了這個收徒的計劃。

    你也知道,靈通界事了之后,我太一神教是要離界的,這里是人家萬象門的基業,那你既然對我表了忠心,還去萬象門的學堂干嗎?”

    方正的這番話,登時讓在場的人都傻了!不過道理卻也說得通,顧天恩萬萬沒想到自己表忠心表出這么個結果,這下算是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他囁喏了幾聲,終于沒再說什么,深深沖方正的影像拜了下去,說道:“謹遵教主法旨!”那聲音透著說不盡的蒼涼和悲愴。

    方正看著一臉落寞的顧天恩,嘆了口氣,說道:“老顧啊!你是個好人,我也知道你沒有私心,你只是想讓你手下的魔族過得更好才緊隨沈千機的,因為沈千機許諾了你很多我不能給你的承諾。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你這番對魔族的不存私心,其實是對界中其他人的最大私心!

    你知道我為何要縱容秦尊者打壓你們嗎?就是因為你們太強了,不能不打壓了!

    魔族天生有修為,你又功參造化,如果不是要強留本界,已是魔仙之體了。對你們不加限制的話,就你們那一個茶園的魔族就能橫掃本界了,可是別忘了,這里是陳國!

    我們跟冥皇借用凡間斗法,歸根結底是要退出凡間爭斗的。

    若我打敗了鬼族勢力,又讓界中多了一個更厲害的魔族統領,那意義何在那?人家陳國子民幫我們的意義又何在那?

    沈千機讓你做界中霸主,所以你才肯追隨他,而這件事在我這永遠都不會發生的!

    力量必須得到限制,否則這種力量就不能存在,太一神教就是為了消滅冥皇那種不加限制的滅世力量才建立起來的教派,我們消滅冥皇不是為了自己當仙皇的!”

    方正的這番話讓顧天恩徹底明白了過來,他跪在地上,涕淚橫流的說道:“教主英明,是屬下心智被蒙蔽了,如今屬下已經醒悟了,我魔族上下,再不提進學之事了。”

    方正再度搖頭道:“不能這樣,魔族都要進學的,只不過,你們必須接受陳國的規矩,從陳國考來學宮。因為現在的學宮已經不是學宮了,它改名叫滄海城了。

    顧天恩你記得了——大道無常,長生渺渺,沒幾個人能走到最后的,你們魔族的出路就在靈通界平靜的活下去,我答應幫李滄海和墨嬌建立滄海城的根本原因就是讓你們這些異類有個在本界中安身之所。

    還記得我跟你們說過嗎——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所以,你們要想在本界生存,首先,你們要學會服從!

    不論鬼族、妖族、還是你們魔族都不事稼穡,不過你們修為都比人族高。

    但你們修為高不是你們能霸占別人東西的根由。錢財可以靠賺,糧食可以靠買,唯獨不能搶!這就是滄海城建立的目的,也是你們能長久在本界呆下去的根本。

    所以,你們的未來——在滄海城,而你們只有考來了滄海城,才算有未來。

    每年到底有多少人能進滄海城,這事由陳國說了算!”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澳门电玩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