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縱橫圖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百六十一章 顏面掃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漢軍連續幾日的幾波小攻勢,依然沒有見效,可是漢軍似乎依然樂此不疲,沒有絲毫停止攻城的意思。每日天方亮之時,漢軍便擂鼓舉旗奔來侵擾,不過奇怪的是每次的攻勢都持續不到幾刻鐘,便又偃旗息鼓、全軍撤退,如此反復數日。蘭州城守軍也摸清對方底牌,故而每到晨間都倍加警惕。

    陸佐這幾日,似乎身體每況愈下,前方一次次的戰況,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在得知敵軍得到增援之后,陸佐更加頭疼起來,原本打算一鼓作氣直逼京城的,沒想到高筠真的會如此難纏,眼下又有援軍,想要一鼓作氣拿下對方,看來是不可能的了。劉行遠等人也開始坐立不安起來,眼看著三軍士氣日漸下滑,大家起義時的滿腔豪情漸漸被對方的游擊策略所消磨,于是集體來到陸佐的下榻之處來請教,看看是否出城一鼓作氣和漢軍決一死戰。

    陸佐這幾日由于身體不適,所以在范闔睢府上修養。索性范府中堂寬敞,來找陸佐的一行十幾人,都能聚坐在范府中堂之內。范闔睢見他們談的都是兩軍對壘的大事,于是很明事理的想告辭,但還是讓路修遠和秦甫攔下,說范員外能為義軍仗義疏財,還有什么可避諱的,于是照常坐在主位招待眾人。

    一開始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各抒己見,有的人覺得就應該出城和高筠決一死戰,憑借我們義軍驍勇善戰,絕對可以擊潰漢軍。也有人覺得不妥,認為硬碰硬只會兩敗俱傷,倒不如拒不出戰,慢慢拖垮漢軍,等時機成熟再給漢軍迎頭痛擊……

    中堂內的人眾口不一,都各有道理。大家爭吵一會兒之后,坐在上首的陸佐臉色漸漸蒼白,無力的咳嗽了兩聲,堂內忽然安靜下來,紛紛將目光投向陸佐,目光中,有的關切,有的擔憂,有的憤怒,有的茫然……

    “陸大哥,依我看咱們就應該開城迎敵,我霍瑨第一個打頭陣,怕死的就乖乖的躲在城里,看我怎么取高筠的頭。”

    霍瑨高亢的嗓門,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大家看看臉色急得通紅的霍瑨,又回頭看看面色蒼白的陸佐,屋內的氣氛瞬間尷尬起來,所有人都不知該如何接話了。就連路修遠和秦甫都覺得霍瑨這時候不該如此唐突。

    劉行遠此刻也陰沉著臉,見陸佐依然面無表情、不作回答,自己心下也有些焦急起來,再見霍瑨的神情傲慢,不禁少見的皺起了眉頭,但仍然極力克制著情緒,道:“霍兄弟,此時此刻我們應當好好靜下心來思考對策,而不……”

    “你這是何意?”霍瑨急躁起來,“說我挑事是嗎?”

    “這……”劉行遠被搪塞得啞口無言,瞬間感覺顏面掃地,但還是呵呵笑道,“霍兄弟有自己的看法固然很好,但也需聽聽眾人的意見。”

    霍瑨正待說時,陸佐突然開口道:“寧王說的不錯,霍兄弟不必心急。既然現在劉衍派了援軍,說明他已經對我們十分忌憚。退之,這次援軍主將是誰,打聽清楚了嗎?”

    陳退之急得漲紅了臉,抬眼看了看前面坐著的兩位師傅,不敢應聲。

    路修遠和秦甫眼神閃爍,神情古怪,陸佐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又再確定的問了一次,“退之,這有什么不能說的嗎?”

    陳退之趕緊脫口而出道:“你還是問問師傅他們吧!”

    路修遠和秦甫相視一眼,支支吾吾的不敢回答。

    “還是直說了吧!”霍瑨忽地又站起來道,“這次援軍的主將就是陸大哥的大舅子安世卿。”

    陸佐聽罷,臉色并無起伏,再見眾人不說話,于是回頭看了看坐在身邊的妻子安靜若,見她若有所思,神情哀怨,陸佐瞬間臉色變得愈加蒼白。

    中堂內沉默片刻之后,安靜若卻突然開口了,“這次援軍雖然是由家兄帶領,但是我也并不是不通情達理之人。現在敵我分明,大家不必考慮我,該如何應對,我們自當同心戮力,我等都要明白,現在我們身后還有八萬義軍兄弟與我們共進退,如若有失,我們對不起的是這些為我們賣命的義軍兄弟,而不是我。”

    “嫂嫂……”霍瑨聲若洪鐘,雙手一抱拳,由衷地道,“我霍瑨還沒佩服過哪個女人,今天,您是頭一個。”

    堂內眾人也都紛紛向安靜若抱拳行禮,安靜若趕緊起身回禮,“兄弟們的心意我明白,這次家兄既然領命前來應敵,想必也是做好準備的。”

    范闔睢也抱拳道:“郡主果然是女中豪杰,這次我們義軍必然能夠取勝。這次軍中還需要多少餉銀,你們盡管開口,范某定當竭盡全力,在所不惜。”

    就在眾人說話間,陸佐的左手似乎有些不聽使喚的顫抖了一下,他知道舊病可能又要復發了,于是極力地克制著,左手拳頭緊了緊,為了不讓眾人發現,索性站起身,情緒激昂的握拳狠狠地砸在桌案上,“我等如今都是患難與共的兄弟,只許成功,不許失敗。既然各位兄弟都如此看重我陸某,陸某定當全力以赴。陸某現今已有一計,各位只需按照我的意思,我想破敵不是難事。”

    范府內旁人都散去之后,范闔睢單單留下陸佐,就連安靜若也被支回去了。陸佐心中已經猜到一半,笑問道:“范員外留下晚生,可還有要緊事?”

    范闔睢的嘴角露出一絲狡黠,但很快就被他飽經滄桑的笑容掩蓋,“沒什么要緊事,只是想問問陸先生,方才您說已有計策,老夫很好奇,不知陸先生信得過老夫否。”

    陸佐微微一笑,果然不出所料,范闔睢不過就是一個商人,他會選擇義軍,也不過是一場豪賭,眼下他最關心的并不是誰來主朝,而是他的那份家業,但是細細想來,義軍當下最需要的就是范闔睢的支持,如果不能得到他的支持,那他也有辦法反水,所以必須向范闔睢說出真話。請百度一下“扔書網” 感謝親們的支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澳门电玩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