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人皇紀 >

第二十一章 重新練兵!

    營帳之內,數名烏斯藏將領身披鎧甲,坐于營帳內的椅子上,他們身材短小卻異常精悍,紛紛透著濃烈的罡氣波動,而似是常年的生活,他們皮膚黝黑,但臉上卻紅彤彤一片。

    他們有的人或紅胡子,或黃胡子,仔細看去,他們的神情似乎都有些凝重。

    此刻,一名紅胡子武將怒氣濤濤,神色更是凝重得滴出水來,很顯然,那聲怒吼正是這名武將發出的。

    “烏爾姆,說不定血屠夫遇到唐/軍了,再等等。”

    紅胡子武將烏爾姆對面,一名身材精悍的將領沉聲道。

    雖然他在安撫烏爾姆的情緒,但其實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說到底,血屠夫是他推薦擔任此次寇邊的行動指揮,但是他也沒有想到,以往一向速戰速決的血屠夫,打一個酆村竟然這么久!

    “報!”

    而就在這個時候,隨著蹄噠噠的戰馬聲,一道聲音傳了過來。霎時間,所有人都望了過去。

    “經過探查,血屠夫那支鐵騎隊伍在子時已到達酆村,但是,但是……”

    經過準許,一名斥候進了營帳后,迅速單膝跪地,稟報道,然而說到最后,這名斥候神色難看,吞吐了起來。

    “說!”

    紅胡子武將烏爾姆沉聲道。

    “在子時一刻的時候,被唐人包圍,……全部殲滅了!”

    斥候的聲音剛落,整個營帳內寂靜若死,所有烏斯藏將領的眼中紛紛流露出了不可置信。

    “消息屬實嗎?”

    之前那名身材精悍的將領,危險的瞇著眼睛道。

    “千真萬確,而且,而且根據我們探查的消息,唐人這次行動的似乎是大唐三皇子。”

    斥候低頭,滿頭大汗道。

    “什么?!”

    聽到這里,整個營帳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呆住了,就連烏爾姆都說不出話來。

    唐帝國一共擁有六位皇子,每一位都各有千秋,而三皇子……,囂張跋扈更是遠近聞名,不止唐帝國,在鄯國王子被殺那一天起,唐帝國周邊所有國家,烏斯藏、突厥、蒙舍詔……,幾乎全部都知道了這位皇子。

    這個草包皇子不是來邊陲走走過場,鍍個金的嗎?

    他怎么可能這么厲害?

    “唐帝國的皇子難道都這么厲害嗎?”

    很快,斥候退了下去,而烏爾姆喃喃自語,久久說不出話來。

    血屠夫的行動隱秘無比,這個三皇子是怎么知道的?

    大唐已經有了一個大皇子李玄圖,在北面讓突厥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如今又出了一個三皇子,難道唐家的皇子個個都如此厲害?

    “哼,都想什么呢,別長他人氣焰,滅自己威風!真有如此厲害,怎么會名聲如此不佳,說不定只是運氣好罷了。”

    “瞎貓碰著死耗子,血屠夫只是恰好撞在他槍口上罷了。”

    就在此時,另一名烏斯藏武將道,神情滿是不屑。

    他是絕不相信,一個從沒上過戰場的大唐皇子有如此厲害的。

    “沒聽斥候說是包圍嗎?必定是早有所料。而且據說突厥最近開始招兵買馬,都是因為那位皇子識破了他們突厥的詭計。”

    那名身材精悍的武將開口道。

    霎時間,紅胡子武將也皺著眉頭,顯然也明白不簡單。

    當初聽突厥去大唐求和,幾乎所有烏斯藏人都震驚無比,雙方打了十幾年,已經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突厥這個時候竟然放低姿態,想要求和?

    而后來,雖然唐帝國三皇子人識破了突厥想要占據陰山要塞的陰謀,但不管是突厥還是大唐內部,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他是運氣好的猜出來罷了,更不用說是他們烏斯藏了。

    “不管他是誰,敢殺害我們烏斯藏的同胞,就要付出血的代價!”

    就在此時,營帳內的主座上,一名身材魁梧,氣息雄厚,一直沒怎么開口的身影忽的睜開虎目,熾亮的目中迸射出滔天殺意。與此同時,一種宛如烈日般的氣焰從他身上散發,那種強大的氣息仿佛汪洋大海般,無窮無盡。

    雖然他坐在主座上,但卻給人一種山川佇立,巋然不動的感覺,只一剎那,他的氣勢就壓過了烏爾姆以及其他所有的烏斯藏武將。

    火樹松仁!

    烏斯藏帝國以王族劃分勢力統治區域,居于都城邏娑的赤德祖贊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赤德祖贊轄下,有四大王系,由赤德祖贊的四位王弟代為統治,分別是阿里薩王系、拉薩王系、亞澤王系、雅隆覺阿王系。

    火樹松仁屬于鎮壓東南的阿里薩王系。

    火樹松仁是現今烏斯藏頂尖領袖之一,在他領軍期間,烏斯藏不僅將堡壘光環發揮到極致,而且還發明了新的沖鋒陣型,威力極大,即便是與旁邊的突厥,也能一決高下。

    “武吉,人是你推薦的,你怎么想?”

    火樹松仁朝著那名身材精悍的武將道,聲音隆隆,讓人不由心中發寒。

    “請大將給屬下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屬下必定不會讓計劃功虧一簣!”

    武吉眼中露出驚慌,陡然朝著火樹松仁單膝跪下道。

    “隴西勢在必得,我不希望再出現任何變故!”

    火樹松仁沉吟片刻,沉聲道。

    “謝大將!”

    武吉心中舒了一口氣,認真道。

    “另外,烏爾姆,隴西戰況怎么樣?”

    下一刻,火樹松仁朝著紅胡子武將烏爾姆問道。

    “不日后便能攻下。”

    烏爾姆神色恭敬道。

    “好!速戰速決!”

    火樹歸藏擲聲道。

    ……

    而另一側,隴西邊陲戰地,隨著李太乙回營,他在酆村大獲全勝的消息迅速傳遍了整個營地。

    此時此刻,主營帳中,隴西邊陲的將領盡聚于此,他們此時的神情和最初見李太乙的那種等閑視之截然不同。

    所有人都看著眼前的三皇子,滿眼的不可置信!

    這位“名聲在外”三皇子真的做到了!

    隴西軍花了那么多的精力都沒有找的那支烏斯藏部隊,他竟然幾天之內就解決了,而且還是將對方全殲。

    簡直不可思議!

    “三殿下,當真是神機妙算啊!”

    郭定國看著李太乙,目光驚異,由衷嘆服。

    不得不承認,他看走眼了。

    之前他本以為李太乙是個繡花枕頭,過來為自己的履歷添添彩,但沒有想到,他不僅未卜先知,精準的預測到了烏斯藏鐵騎的路線,還將他們全部殲滅,而且聽崔盛的描述,李太乙箭術了得,堪稱神箭手,就連他麾下的弓箭手也是李太乙一手打造,郭定國不由對此感嘆。

    如果大唐多幾個像三皇子這樣的人才,何愁三面環敵不得破?

    “郭將軍客氣了。”

    李太乙微微笑道。

    勝而不驕!

    看到李太乙的模樣,郭定國心中不由稱贊,這可是和傳聞中的驕橫蠻慣完全不一樣的!

    “現在想來,如果被烏斯藏人占領酆村,后果不堪設想!”

    很快,郭定國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皺著眉頭開口道:

    “酆村地處雖偏,但卻占據著兩條重要的東西官道,我們大唐的行軍一般都是這兩條路。看烏斯藏這隊兵馬目標明確的路徑,沒有意外,這應該是烏斯藏那位大將軍火樹歸藏計劃的。”

    郭定國說著,指了指掛在墻上的那張陳舊地圖,酆村的位置,神色沉重。

    聽到這個名字,李太乙的眼皮微不可察跳了一下。

    “火樹松仁是烏斯藏成名已久的大將,不僅如此,他也一直在大唐的戰爭歷史上擁有非同凡響的地位,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大唐的勁敵。”

    談起火樹松仁,郭定國的神情明顯凝重了許多。

    而另一側,李太乙的眼中也閃過了一絲回憶的神色。

    前世,大唐對付突厥本來還有余力,但正是因為邊陲慘案的發生,導致帝國一度失衡,烏斯藏利用酆村的位置,東攔大唐援兵,西圍隴西,讓唐帝國陷入了完全的困境。

    而這一切,全部都是火樹松仁這位烏斯藏大將軍的功勞。

    沒有多久,隴西這道屏障被火樹松仁一手擊潰,全殲了大唐在隴西的部隊,給了大唐沉重一擊,甚至連郭定國將軍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而重傷后的唐帝國,兩邊分心,最后的結果,可想而知。

    “郭將軍,現在烏斯藏在這邊的兵馬有多少?”

    突然之間,李太乙開口了,他的神情凝重無比。

    郭定國沒有想到李太乙會發言,頓時怔了一下,不過以李太乙目前的成果來說,倒也沒有之前那么不可取,很快,郭定國就回過神來,望向了一旁的崔盛。

    崔盛不僅是郭定國的得力副將,還是隴西邊陲戰地負責處理軍情的人。

    “烏斯藏有七八萬兵馬,遠多于隴西,而且全部都是精銳的騎兵,另外根據探子傳回來的消息,烏斯藏現在還在招買兵馬,不停擴軍。”

    崔盛沉聲道:

    “而我們隴西的士兵,加上殿下帶來的三千多兵馬,也不到四萬,相比較于烏斯藏足足少了一半。”

    聽到這個數字對比,李太乙心中沉重無比。

    而另一側,郭定國以及隴西眾將比李太乙還要憂慮。

    隴西一直都不占優勢。

    以一地的駐軍對抗一國,這本身就處于極大的劣勢,就算怎么增兵都是無法改變的。

    這么多年,郭定國和隴西軍之所以能抵擋住對方的大軍,一個方面是中土地方廣博,烏斯藏人對于這里地形極其陌生,如果擅自行動,很容易出事,所謂強龍壓不過地頭蛇。

    另一方面,隴西不是高原,不是一馬平川的環境,這里地形復雜,騎兵沖鋒的威力削弱了很多,這樣的特殊地形,再加上防御工事,隴西軍這么多年才能阻擋烏斯藏的大軍,守護帝國的安全。

    但是坦白的說,在戰略上,隴西軍一直處防守狀態,極其被動,就算想要積極進攻,高原上特殊的氣候環境,也注定要無功而返。

    營帳里靜悄悄的,李太乙并未慌亂,他的眼中透著思忖,很快,轉頭朝著郭定國將軍道:

    “郭將軍,我有個不情之請,現在兵力懸殊,步兵也難敵騎兵,所以,我建議重新練兵!”

    李太乙一臉認真道。

    “練兵?”

    營帳內,聽到李太乙的話,所有人都皺起了眉頭。

    雖然“臨陣磨槍,不快也光”,但放在烏斯藏隨時都會攻打過來的時候,是不是太不妥了?

    而就在營帳內眾人的眉頭越皺越深,準備否定的時候,一道沉著的聲音傳入了眾人耳中:

    “我同意。”

    “崔盛?!”

    眾人循聲望去,沒有想到竟是一向不輕易發表意見的崔盛開口了。

    “三殿下訓練的弓箭手隊伍之強,我親眼所見,而且殿下的箭法也非常人能比。我相信殿下必定有所把握才會提出重新練兵的建議。”

    崔盛一臉認真道。

    聞言,眾將也不由紛紛思考了起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澳门电玩娱乐电玩城